高校校园关闭期间如何确保高质量的教育国际网络研讨会举行

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在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中的应用日趋广泛,教育的未来形态将依托于技术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成为适应时代、变革世界的重要力量。2019年9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了“教育的未来”(Futures of Education)全球倡议,旨在重新思考教育现状、共塑教育未来。新冠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爆发,给教育带来了严峻的考验,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截至2020年4月15日,全世界191个国家超过15亿大中小学生停课,约占世界总数的91.3%。如何有效应对高校校园关闭期间在线教学带来的诸多挑战,并利用技术扩大高等教育外延、深化高等教育内涵,以应对日新月异、复杂多元的世界格局,是各国教育者面临的重要课题。

北京时间2020年4月17日, “Futures of Education: How to Assure Quality Higher education during University Closures(教育的未来:高校校园关闭期间如何确保高质量的教育)”国际网络研讨会召开。本次研讨会由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SLIBNU)、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信息技术研究所(UNESCO IITE)、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 (UNESCO INRULED)、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等教育创新中心(UNESCO ICHEI)共同发起,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习研究与发展中心(CRADLE, NTU)、阿拉伯教科文组织(ALECSO)、国际智慧学习环境协会(IASLE)联合举办,网龙网络公司旗下全球在线学习社区Edmodo提供支持。这是继“How to Keep Students Learning during Schools Disruption in COVID-19 Situation(教育战疫,停课不停学)”和“How to Help Children be Active Learners at Home during Educational Disruption(学校关闭期间居家主动学习)”之后的第三次国际研讨会。本次会议邀请了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新加坡、俄罗斯、日本等多国专家学者和政策制定者,围绕教育的未来、高等教育、智慧教育等议题展开讨论,全面分享各国经验,积极寻找教育对策,创新发展智慧教育。

5、 通过新技术变革教学法。尽管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为改善大学的“学习和运行质量”提供了潜在可能性,但是对那些“固守于现有组织,沉浸于当前状态”的学者而言,要进行改变是很棘手的,加上技术更新换代极快,教育手段往往难以跟上时代发展步伐。在当前疫情阶段,高校正在努力优化学校的信息化环境,让所选择的技术和工具以量化的形式深化学生的学习产出,并规范技术和教学法研究的流程设计,真正提升师生的教学和学习体验,以便教师可以“高效而务实地”使用信息技术来改革教学。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教育研究院Diana Laurillard教授介绍了高等教育在未来发挥的重要作用。她以合作建设慕课平台为例,总结了在线教学遇到的各种挑战,探讨了如何通过合作式学习来汇聚灵感、构建知识,激发学生的积极性,提升课堂参与度。她指出,未来的高等教育将以合作的形式展开,教育者应致力于提升教育的包容性和广泛性,关注人类所需,灵活应对世界形势变化,大力推广混合式学习及课程,并争取社会各界的合作与支持,让教育能够适应时代、迎接挑战。

该研究的作者共有37名,作者单位包括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胸肿瘤科、黄冈市中心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器官衰竭防治国家重点实验室、香港中文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等。钟南山为通讯作者,研究团队代表中国新冠肺炎医疗专家组。

他们认为,单纯根据最小、最大值评估人群的潜伏期容易引起误读。

204例患者(18.6%)接受了全身性糖皮质激素治疗,重症患者接受该治疗的比例高于非重症患者(44.5%vs.13.7%)。在这204例患者中,33例(16.2%)被送入ICU,17例(8.3%)接受了有创通气,5例(2.5%)死亡。5例重症患者(0.5%)接受了体外膜式氧合治疗。研究显示,中位住院时间为12.0天(均值,12.8)。在住院期间,大部分患者被诊断为肺炎(91.1%),其次是ARDS(3.4%)和休克(1.1%)。重症患者被诊断为肺炎的比例高于非重症患者(99.4%vs.89.5%)。

1. 建议政府及相关部门按照职责做好防御暴雨应急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该项研究还发现,重度、非重度组新冠患者各有一例患者的潜伏期达24天。

研讨会上,项目组核心成员杭州师范大学杨俊锋教授代表项目团队分享了正在研制的手册——《高校校园关闭期间的弹性教学指南:如何确保高质量的高等教育》(Guidance on Flexible Learning during Campus Closures: Ensuring Course Quality of Higher Education in COVID-19 Outbreak)。该手册由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联席院长黄荣怀、刘德建带领学术团队共同完成,从弹性教学的课程设计、混合式学习的弹性策略、数字学习资源及学习工具、多样化的弹性教学活动、在线学习评价等方面展开,反思了当前教育信息化在高等教育中的应用现状,指出了教育者角色在信息化进程中发生的变化,探讨了正式学习与非正式学习的有效融合,研究了如何弥补学生之间的成就差距、如何通过新兴技术实现教学法的变革等问题。通过多样化的国内外高校教育案例,该手册针对高等教育的各个环节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以期为世界高等教育从业者及研究者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4、 缩小学生群体的成就差距。成就差距反映出学生群体之间的入学率和学业成绩差异,但从国际视角来看,这种差距与学生群体的家庭、社会经济地位、种族或性别等因素密切相关。新一代信息技术让各类群体的学生更容易利用学习资源和认知工具。另外,在线教育或混合式学习的策略提升了对个性化和适应性学习的支持服务,改变了传统高等教育范式的“一刀切”方法。

随后,各国专家学者们进行了知识经验分享,探讨了全球教育的挑战、未来教育的机遇、高质量高等教育的维持等议题。

入院时的呼吸功能受损与结局较差相关

研究得出的中位潜伏期为4天(四分位距,2-7),重度、非重度组新冠患者各有一例患者的潜伏期达24天。不过,团队认为,单纯根据最小、最大值评估人群的潜伏期容易引起误读。

2、 改变教育工作者的角色。高校正创造性地利用新技术来逐步帮助教育工作者改变教学方式,以应对突发紧急事件给学校教育带来的巨大变化。教师们在通过互联网“迁移”课堂教学的同时,或多或少都在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来帮助学生参与在线讨论和协作学习,努力提升学生“基于项目学习”和“基于问题学习”等自主学习能力。如今,学习活动更多地由学生自己来选择和控制,教师已经或正在扮演引导者和促进者的角色。

截至2020年1月29日,有7736例新冠肺炎患者在552家研究中心住院治疗,研究团队获得了其中1099例患者(14.2%)的临床症状和结局数据。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的患者量最大(132例)。全国30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有1856家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该项研究纳入的医院占了其中的29.7%。

在这样研究中,潜伏期定义为接触传染源(野生动物或者疑似或确诊病例)的可能最早日期与出现症状(即咳嗽、发热、乏力或肌痛)的可能最早日期之间的间隔期。研究得出的中位潜伏期为4天(四分位距,2-7)。

来自中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的专家也参与了研讨,大家一致认为,在疫情影响下更应拥有长远视野,透视未来教育,并结合自己所在地区的高校教育现状,提出建议。

研究团队同时提到,研究还存在一些明显的局限性,包括部分病例的接触史和实验室检查记录不完整、非专科医院存在基础设施缺乏和医务人员培训不足、只能估算本研究中有记录信息的291例患者的潜伏期、许多患者仍在住院,数据截止时结局未知等。

澎湃新闻记者 贺梨萍

在治疗方面,大部分患者(58.0%)接受了抗生素静脉用药,35.8%接受了奥司他韦治疗;41.3%接受了吸氧治疗,6.1%接受了机械通气;重症患者接受这些治疗的比例较高。重症患者接受机械通气的比例高于非重症患者(无创通气,32.4%vs.0%;有创通气,14.5%vs.0%)。

该项研究纳入的患者中,3.5%为医务人员,1.9%有野生动物接触史;483例患者(43.9%)为武汉居民。在武汉外居住的患者中,72.3%有与武汉居民的接触史,其中31.3%曾去过武汉;25.9%的非武汉居民既未去过武汉,也无与武汉居民的接触史。

研究团队在讨论环节提到,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期,患者就诊时症状、影像学结果和疾病严重程度的多样性使疾病诊断变得复杂。

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定义为鼻拭子和咽拭子样本高通量测序或实时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T-PCR)检测结果呈阳性。仅实验室确诊病例被纳入分析。

根据美国胸科学会(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的社区获得性肺炎指南,研究团队将患者入院时的新冠肺炎严重程度分为严重和非严重。

1、 重新定义大学的形态。高等学校在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其教育教学行为通常是在独立的校园中发生的,具有相对独立的课程、教学和服务等系统。目前在校园关闭期间,高校通过直播、短视频和开放资源等形式提供课程,让每个学生都拥有学习的条件和机会,并取得了相应的成效。互联网已成为提供有效教学和学习工具的主要途径。借助社交媒体、短消息小程序和聊天论坛,学生可以与老师或其他同学保持联系。这迫使人们重新思考高等教育中的数字校园、信息素养、数字化治理、学习体验、教学改革和支持服务等普遍关注的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联席院长黄荣怀教授简要总结了本次网络研讨会。黄院长指出,即将发布的手册——《高校校园关闭期间的弹性教学指南:如何确保高质量的高等教育》,不仅是为了应对新冠疫情下的停课危机,更是在“教育的未来”全球倡议下,分享实践经验,展望教育未来。疫情终将过去,在校园关闭期间的这次高等学校超大规模在线教育实践,不仅基本“维持”了教学,而且通过多种创新方法来保障课程质量,其理念、举措和手段必将会给全球高等教育的“未来”产生诸多启示,具体包括: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信息技术研究所主任展涛指出,我们既要全力应对疫情下的挑战,也要抓住机遇展望教育的未来。受疫情的影响,教育领域更早地迎来了数字化改革。这预示着,高等教育要逐步向普遍化、数字化、创新化方向发展。未来的高等教育资源将打破校墙的壁垒、超越地域的限制,让人人都可以参与学习。教育工作者应为教育的数字化转型做好充分准备,以技术驱动教育改革,以创新引领教育发展。

在该项研究中,67例患者(6.1%)发生了主要复合终点事件,包括送入ICU的5.0%、接受有创机械通气的2.3%和死亡的1.4%。173例重症患者中有43例(24.9%)发生了主要复合终点事件。在全部患者中,复合终点的累积风险为3.6%;在重症患者中,累积风险为20.6%。

日本信州大学林宽平(Kampei Hayashi)副教授表示,日本高校的在线学习实践中存在着师生信息化素养不足、硬件设施不完善、语言隔阂较大等问题,这启示教育者要及时调整、灵活应对,如适当放宽在线资源的版权限制、着重提升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关注需要特殊补助的学生群体等。

研究团队从电子病历提取了患者的近期暴露史、临床症状或体征以及入院时的实验室检查结果。影像学评估包括胸片或CT,所有实验室检查均根据患者的临床诊治需求实施。实验室评估包括全血细胞计数、血液化学分析、凝血试验、肝肾功能评估,以及电解质、C反应蛋白、降钙素原、乳酸脱氢酶和肌酸激酶测定。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等教育创新中心主任、中国南方科技大学教授李铭指出,为应对疫情挑战、解决教育难题,中心联合多个高校与企业,共建了国际网络教育学院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Online Education,IIOE),为发展中国家教师提供ICT培训,帮助教师适应在线教学。李主任特别强调了IIOE的几大特点:1)提供了第一批包含多语种服务的在线ICT课程及ICT能力测试工具;2)通过开发质量保护框架及配套质量测评工具,有效保证了培训的系统性;3)面向发展中国家开展了师资培训,促进教师的专业能力提升;4)作为一个公益性开放平台,致力于实现共建共享的开放资源。

他们认为,与近期其他研究的结果一致,研究团队发现新冠肺炎的临床特征与SARS-CoV相似。发热和咳嗽是主要症状,胃肠道症状不常见,因此提示与SARS-CoV、MERS-CoV和季节性流感相比,新冠病毒具有不同的趋向性。

中国南方科技大学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等教育创新中心高级专家赵建华指出,探讨未来的高等教育,应以当前的教育体系和统计数据为基础,分析利弊,创新改革;教师们可以积极利用IIOE平台自主提升信息化素养和教学能力,加强合作互助、共享知识经验。

3. 做好城市、农田的排涝,注意防范可能引发的山洪、滑坡、泥石流等灾害。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吕赐杰(Chee-Kit Looi)教授从危机与机遇两个角度,分析了停课期间的高等教育国际合作情况,探讨了在线平台对合作交流的影响。他认为,高校需要重新审视自我、创新体系,技术平台应整合世界各地区各学校的在线学习模型,实现技术革新。

美国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教育技术、教育创新与教育学系Chris Dede教授提出了全球数字经济下的终身学习新模式——“60年高等教育(The 60 Year Curriculum)“。他认为,人工智能、物联网、3D打印等新兴技术的发展会极大地变革未来的职业发展。教育者应积极构建智能化的教育系统,通过教学帮助学生为终身职业规划做准备,帮助学生在社会、文化和职业岗位上表现得更为出色。他强调,工程学习(Engineering Learning)将在未来教育中发挥重要作用,工程师们将通过与教师合作设计教学活动,大幅优化学习效率、努力提升学习效果。

3、 整合正式和非正式学习。高校尝试采用弹性的教学计划,综合考虑学生以前的学习成果、多种形态的课程和课外经验来进行学分评估。学校通过对学习成果的辨识度分析和这些经验的价值判断,认识到了非正式学习有助于提升学生和教职员工对终身学习的认识,并激发人们对“自我导向学习”和“带有好奇心学习”的兴趣。

研究团队在讨论环节指出,SARS-CoV、MERS-CoV和高致病性流感的一般传播途径包括呼吸道飞沫传播和直接接触传播,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很可能也相同。但目前已在胃肠道、唾液和尿液内检出新冠病毒,因此需要对这些潜在传播途径进行研究。

新冠肺炎患者的主要复合终点是送入重症监护病房(ICU)、采用机械通气或死亡。次要终点包括死亡率,从出现症状至发生复合终点的时间,以及从出现症状至发生复合终点中各构成部分的时间。

不过,论文的并列第一作者关伟杰、梁文华、何建行教授和钟南山教授在解读时着重提到,仔细查阅整个人群的潜伏期分布规律,发现潜伏期大于14天的共13例(12.7%),而潜伏期大于18天的仅有8例(7.3%)。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团队在这项研究中确定的病死率为1.4%,低于近期其他团队报道的病死率。他们认为,原因很可能是样本量和病例纳入标准的差异。他们同时认为,由于轻症患者和未就医患者并未纳入本研究,因此真实的病死率可能更低。

研究团队认为,分析显示约2%的患者有野生动物直接接触史,四分之三以上的患者是武汉居民、曾去过武汉或曾有与武汉居民的接触史。这些发现与其他最新报道一致,包括家庭聚集性疫情、无症状患者传播疾病和分为三个阶段的暴发模式。他们认为,该项研究不能排除“超级传播者”的存在。

他们在局限性中还强调了一点,“我们无疑遗漏了无症状或居家治疗的轻症患者,因此我们的研究队列可能代表了新冠肺炎比较严重的一面。”

研究团队还强调,尽管新冠病毒和SARS-CoV具有种属相似性,但一些临床特征可以将新冠肺炎与SARS-CoV、MERS-CoV及季节性流感区分开来。

该项研究显示,在1099例患者中,926例为非重症,173例为重症。重症患者的年龄比非重症患者大7岁(中位数)。此外,重症患者有合并症的情况(38.7%)比非重症患者(21.0%)常见。不过,重症患者和非重症患者的暴露史相似。

2. 切断有危险地带的室外电源,暂停户外作业;

香港教育大学林质彬(Cher Ping Lim)教授分享了香港教育大学采取的应对措施及开放教育资源网站,提出要将短期的教育对策与长远的教育规划进行对接,助力教育改革,铺垫未来教育。

目前最新发现的这1例疑似新冠肺炎病例是否确诊,也将在接下来的数小时内公布。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病毒目前已经确定传播到了拉丁美洲,就在同一天,巴西已经确诊了该国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墨西哥卫生部已经公布了新冠肺炎疫情专线电话,呼吁民众如果出现相关症状,应当立即前往医院就诊。

此前的当地时间2月9日,该论文在向《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投稿的同时,也同时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上率先公开(当时未经同行评议),并引起了广泛关注。

日前,由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SLIBNU)联席院长黄荣怀、刘德建带领学术团队完成的《弹性教学手册:中国“停课不停学”的经验》和《学校关闭期间学生居家主动学习指南:如何提升自主学习技能》已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信息技术研究所(UNESCO IITE)官方网站发布,并得到阿拉伯教科文组织(ALECSO)、国际智慧学习环境协会(IASLE)、ResearchGATE等国际组织和学术网站的转载和报道。SLIBNU将继续加强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阿拉伯教科文组织等国际机构的合作,探究教育的未来形态,进行系列手册的研制和网络研讨会的开展,促成研究项目的国际合作与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入院时43.8%的患者有发热,但住院期间88.7%有发热。不发热的新冠肺炎患者比例高于SARS-CoV(1%)和MERS-CoV(2%)感染患者,因此如果监测病例的定义侧重于检测发热,则不发热的患者可能会被漏诊。

相对于SARS-CoV和MERS-CoV,新冠病毒的致死率较低。研究团队在这项研究中确定的病死率为1.4%,低于近期其他团队报道的病死率。他们认为,原因很可能是样本量和病例纳入标准的差异。他们同时认为,由于轻症患者和未就医患者并未纳入本研究,因此真实的病死率可能更低。研究团队还强调,尽管新冠病毒和SARS-CoV具有种属相似性,但一些临床特征可以将新冠肺炎与SARS-CoV、MERS-CoV及季节性流感区分开来。

应与SARS、MERS及季节性流感区分开来

研究团队获得了2019年12月11日至2020年1月29日期间国家卫健委收到的,经实验室确诊的新冠肺炎住院患者和门诊患者的病历,并汇总了数据。研究数据截止日期为2020年1月31日。

相关推荐 强对流天气预警:安徽江西浙江湖北等地将有雷暴大风及冰雹 湖南气温飙升,天太热想摘口罩怎么办?听听钟南山怎么说 多地气温突破历史极值 专家:高温天气提前是种趋势 天气太热想摘口罩怎么办?钟南山等专家这样说…… 杭州晴天余额已不足!假期最后一天气温大跳水

最后,黄院长强调,未来教育的探讨不会止步于此,而会成为教育领域的长期议题。教育者们应勤于思辨、上下求索,共同寻找未来教育的答案。

患者中位年龄为47岁(四分位距,35-58);15岁以下的患者占0.9%。女性占41.9%。入院时43.8%的患者有发热,但住院期间88.7%有发热。排在其后的最常见症状是咳嗽(67.8%);恶心或呕吐(5.0%)和腹泻(3.8%)不常见。在整个人群中,23.7%有至少一种合并症(如高血压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入院时,926例患者的新冠肺炎严重程度被归类为非重症,173例患者被归类为重症。重症患者的年龄比非重症患者大7岁(中位数)。此外,重症患者有合并症的情况(38.7%)比非重症患者(21.0%)常见。不过,重症患者和非重症患者的暴露史相似。

研究团队提到,尽管与新冠病毒相关的死亡总人数多,但病死率似乎低于SARS-CoV和MERS-CoV。而患者入院时的呼吸功能受损(疾病严重程度的主要驱动因素)与结局较差相关。

预计,5月4日20时至5日20时,安徽南部、湖北东部、湖南北部、江西中北部、浙江中南部、福建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其中,江西北部局地有大暴雨(100~130毫米)。另外,河南北部、山东西部和南部、江苏北部局地有大雨。上述部分地区伴有短时强降水(最大小时降雨量30~50毫米,局地可超过60毫米),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从影像学和实验室检查结果来看,在入院时进行的975次CT扫描中,86.2%有异常结果。胸部CT的最常见表现为磨玻璃影(56.4%)和双肺斑片状影(51.8%)。877例非重症患者中的157例(17.9%)和173例重症患者中的5例(2.9%)无影像学或CT异常。

3月20日,土耳其联赛宣布停赛,之前他们是欧洲唯一一个没停赛的篮球联赛,许多球员因此也对土耳其篮协口诛笔伐。

并发症、治疗和临床终点

俄罗斯国立高等经济大学教育学院Isak Froumin教授分享了疫情影响下俄罗斯高等教育受到的冲击。他提到,俄罗斯不同高校采取的应对措施存在差异,大部分高校的实时交流系统无法满足在线学习的开展,或没有使用学习管理系统进行教学活动组织,少数高校甚至缺乏必要的在线学习设备。同时,基于学情统计数据,尽管大部分参与在线学习的学生能够较好地调整和适应这种全新的学习方式,给予积极的反馈,但有超过半数的学生认为在线学习相对传统学习方式而言效率较低。教育工作者应积极思考对策,创新在线学习方式,确保学生的学习效果。

入院时,83.2%的患者有淋巴细胞减少,36.2%有血小板减少,33.7%有白细胞减少。大部分患者的C反应蛋白水平升高;丙氨酸转氨酶、天冬氨酸转氨酶、肌酸激酶和d二聚体水平升高的情况较少见。与非重症患者相比,重症患者的实验室异常(包括淋巴细胞减少和白细胞减少)更为明显。

不能排除“超级传播者”的存在

不发热的新冠肺炎患者比例高于SARS-CoV(1%)和MERS-CoV(2%)感染患者,因此如果监测病例的定义侧重于检测发热,则不发热的患者可能会被漏诊。淋巴细胞减少常见,而且某些病例达到重度减少。

misrlear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