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课不停学这堂“全民网课”如何上才好

老师变“主播”,家长成“班主任”

停课不停学,这堂“全民网课”如何上才好?

不仅是钉钉,QQ群、企业微信等社交办公类工具,也扛起了为学校开课的大旗。

澎湃新闻通过私聊,添加其中一位贩卖虐猫视频者“小喵”的QQ账号。小喵称,他今年19岁,他本人并未虐猫,但买了200元的虐猫视频,现在想回本,打算“做完就走人”。

还有其他挑战。有些老师确实对教育信息化不熟悉;有些老师身在老家,不一定有独立空间可以上课;而且长时间对着电脑,老师学生可能都受不了。

王泡芙说,她认为多数虐猫者并不是为了牟利,而是虐猫成瘾。有虐待者时常私聊她“分享”虐待的成果,炫耀自己又运用了什么新的虐待方式。

王泡芙介绍,初期进虐猫群聊只需要付费购买虐猫视频,不过后期群聊管理人员提高了警惕,进群需要提供原创虐猫视频,也就是要亲自虐杀,按照管理员指令做出对应的虐待方式。

无法面对面教学,各平台大显身手

除了直播和录制视频,虐猫者们还会通过“私人定制”的形式牟利。王泡芙说,有定制需求的,需要把新旧虐猫视频买完,之后再以7元一部的价格定制指定的虐猫视频。

曾“日进斗金”,现在每天进账一两百

26日晚,一位曾在虐猫群中待过近一个月的重庆女孩小陈告诉澎湃新闻,她17岁正读高二,今年3月到4月中旬通过百度贴吧被一个昵称为“猫猫乐”的网友,拉入名为“花生盾72号”的QQ群聊。该群聊约有60人。“被拉入群聊后,群主会开启全员禁言模式,并发布一些虐猫视频,告诉大家他们会在微信群中定期直播。”

但此后,仍有多名网友反映,范源庆只是虐猫链条中的一环,其背后还有更大的虐猫群体,仍在通过“游击战”不断换群聊的方式躲避审查。

问题仍有许多,教师要找准自己定位

王泡芙说,现在还没有关于虐杀流浪动物相关的法律条文,这也让部分虐猫者钻了漏洞。她提供的一张聊天截图显示,有昵称为“猫奴急了”的网友称,他知道传播视频犯法,但他虐杀不拍视频,所以不犯法。“还是不拍吧,我自己玩挺好,我也不为了赚钱。”

叶海亚说:“我看了很多新闻,特别是西方的一些社交媒体,他们在说假话,我真的很气愤,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中国在抗击疫情,他们应该和中国合作。我相信中国政府公布的新闻都是真实的,这不仅是中国人的事,(也)是世界的事……西方的新闻,我不敢相信。”(刘维靖)

在搜集证据的过程中,有反虐猫志愿者怀疑,所谓的虐猫大神“流浪汉舒克”是上海奉贤一名离职消防员钱炯达。针对该质疑,上海奉贤消官方微博4月24日声明称,钱炯达在2019年入职培训期间自行离队,未完成培训,故从未参与消防救援及相关工作。

陈林发布了一段与虐猫者的对话录屏。对话中,昵称为“阿康的实验室”的虐猫者称,他也喜欢猫,但在失手玩死一只小猫后,体会到了快感,并一发不可收拾。

“都是被猫奴们炒出来的。”张平说,他手里的视频是直接从范源庆那里买的,有很多核心视频,50元可以买50G,每部时长一到两小时。

在中国政府和人民全力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一些西方媒体不断造谣抹黑中国,对此,巴勒斯坦巴中友协秘书长叶海亚感到十分气愤。他认为,中国发布的信息是公开、透明、真实的。

《纽约时报》网站截图

“砍杀、剥皮、火烫、电击、洗衣机洗猫、扎眼睛……”4月26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与贩卖虐猫视频的下线“小喵”聊天过程中获悉,虐猫者会采用多种形式虐猫并拍摄视频,卖给下线或购买者,下线继续加价分发。他们将爱猫者称为“猫奴”,同时强调个人崇拜,常常打着所谓的虐猫届大神“舒克”、“范源庆”的名义在微博进行推广。

范源庆虐猫事件后,微博出现多个账号,如“猫咪猎手”“虐猫打人某某”、“某某范源庆”等账号继续贩卖虐猫视频,并标注有“山东理工大学虐猫学生被退学”、“大学生拍摄虐猫视频贩卖”等热门话题标签。

若要直播上课,还需要合作平台来解决技术问题,比如为学校开拓专网,否则难免遇上卡顿。但当全国几乎所有学校都选择网络上课时,教育公司也只能优先给名校提供服务。有重点中学老师对记者感慨,在只能上网课的情况下,重点学校有更大优势。“往往越好的学校,老师越愿意做直播,各类平台也更愿意配合。相对弱一些的学校,现在正常的课都开不起来。”

他推荐一位“更厉害”的上家张平(化名)则表示,现在虐猫视频涨价,是因为范源庆事件后,很多虐猫账号和分享群聊被封。

小陈说,她了解到,该群中的虐猫者会从宠物店、二手交易平台甚至动物保护协会等地拿到猫。“视频发布者声称,他们和济南一家动物保护协会有联系:一只田园猫要几十块钱,品种猫要200块。”

“当在线教育成为主角之后,它的问题和弊端也得到充分展现。”教育学者熊丙奇直言,在线教学对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要求更高,学生在家上网学习,可能精力不集中,这就需要增加在线教学的互动性,也要发挥家长的监督作用。

反虐猫的志愿者们告诉澎湃新闻,简介里的这些人在虐猫群体中比较有名,其中“小丑舒克”被认为是虐待并传播虐猫视频的第一人。

他售卖的虐猫视频价格为35元30G,他通过百度网盘发来的文件夹显示,当中共有五段虐猫视频,根据虐待的方式被命名为“超乖梨花—踢烫”“野生-锤子” 等。以“超乖梨花—踢烫”视频为例,中间分为七段视频,拍摄者用脚踢和钳子烫等方式虐待。

王泡芙提供的多张群聊截图显示,有人在群内发表,“最想虐的是婴儿”“我想虐女人”“虐小孩更爽”等话语。“现在他们可能是虐猫虐狗,以后就有可能延伸到人类弱势群体,比如老人和孩子。”王泡芙说,她觉得等那时就太晚了。

国家网络云课堂于2月17日开通,以“一师一优课、一课一名师”项目获得部级奖的课程资源为基础,吸收其他优质网络课程教学资源,供各地学校组织学生开展网上学习。

作为伊宁市唯一一所从小学到高中的全日制学校,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四师第一中学高三学部共有14个班级,总计800余名学生。高考不等人,老师们用的是企业微信的“群直播”功能。现在,该中学每天每个班至少有6次群直播,整个高三每天至少40次群直播,用于辅导功课解答学生问题。

有网友指出,“阿康的实验室”是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冉某旭。4月20日,该校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自4月18日起,该院接到不少电话举报冉某旭涉嫌虐猫,学院已成立专门工作组配合公安机关一起调查核实。

2月10日,全国各地中小学陆续开始在线上课。阿里钉钉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国300多个城市60万教师使用钉钉直播上课。

理科课程和文科课程也不一样。文科课程适合做PPT,但数学、物理这种,常需要一步一步演算,算到重点地方又没有黑板可敲,让老师挺头疼。

同日,一位昵称为“王泡芙”的反虐猫志愿者告诉澎湃新闻,她曾在疑似范源庆组织的虐猫群聊中潜伏,发现该群聊约有三百个成员,进群需要付费购买虐猫视频。群聊内,几位主要虐猫者会不定时发虐猫视频和直播。聊天截图显示,有群成员称,“我最最想虐的还是婴儿,(想)掐死他”。

巴西重要智库瓦加斯基金会巴中研究中心负责人埃万德罗·卡瓦略表示,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中国政府始终将责任放在第一位,本着公开透明的原则及时发布疫情信息,并与国际社会展开合作,这充分体现了负责任的大国担当。

张平的个人简介里写道,“我是范源庆的粉丝;小丑舒克;爱猫人范源庆;小猫咪的噩梦”。

“不能面对面上课,我们就搭建云课堂,让孩子们在家也能开展学习。”教育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教育部正在统筹整合国家、有关地方和学校相关教学资源,提供丰富多样、可供选择、覆盖各地的优质网上教学资源,全力保障教师们在网上教、孩子们在网上学。

此前,志愿者们还关注过山东理工大学和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学生虐猫的问题,相关学校也就虐猫情况作出过声明。

湖北省重点中学黄石二中教务室副主任袁迁告诉科技日报记者,面对延期开学,学校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帮助学生筛选课程资源,找到合适平台。

群内聊天截图显示,有昵称为“美男子马吴天骁”的群成员称他10岁,喜欢虐猫,还反问,“未成年保护法知道吗?欢迎来人肉我。”

技术条件有,平台也有,各类教育公司也乐于在这次“全民线上教育实践”中刷一回存在感。不过,学校组织上网课,真的准备好了吗?

4月27日,澎湃新闻查询上述群聊,发现已无法申请入群。

针对虐杀流浪猫的行为,广强律师事务所网络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秘书长周筱赟曾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目前在中国大陆的法律框架内,这种行为不构成刑事犯罪。他认为,这正是立法需要完善之处。

志愿者向澎湃新闻发来部分“美利坚爱国猫”虐猫群中的短片和聊天截图,这些短片多在几十秒到5分钟内,内容包括活剥皮怀孕的母猫、洗衣机洗猫、以及热水烫猫。视频中的猫叫声凄厉,伴随着拍摄者的咒骂。

“我个人认为他们是赚不了什么钱的。因为受众并不多,其次,虐猫的各式器具等成本也比较高。”王泡芙认为,虐猫者主要是为了满足心理欲望。

“虐猫者们有一个总群,但进群审核严格,需要提供原创的虐杀视频。”王泡芙说,现有的虐猫群内,还有人提供“私人定制”的虐猫视频,但需要购买者先将虐猫视频全部买完,才能以7元一部的价格私人定制视频。

艾尔沃德表示:“我看不出任何操纵数据的迹象。迅速暴发的疫情已经稳定下来,而且进度比预期得要快。粗略计算下来,有数十万中国人因严格的防控措施而避免感染。” 他同时指出,中国抗击疫情的措施是可以被复制的,但这需要速度、资金、想象力和政治勇气。

2020年春季学期的开学,比往年更特别一些。

中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所持的透明公开的态度不仅得到世卫组织的认同,也获得多国专家的肯定。

收集了部分证据后,王泡芙等反虐猫的网友们向平台方举报了虐猫群聊和账号。4月26日,澎湃新闻查询此前卖虐猫视频的多个微博账号,均显示已不存在;也无法查询到涉事的QQ群聊。

而不少学校也已经开启了线上教学模式。

“我猜测可能还有偷的猫。”王泡芙说,在群聊视频中,她曾看到英短等品种猫被虐杀,这类猫流浪的可能性相对小。

4月26日,小喵称他25日新进了一批虐猫片,可以便宜提供。并称如果帮忙推广给其他人,他可以分20%的利润给记者。

澎湃新闻发现,虐猫者多会在微博等平台引流。

同样地,艾尔沃德也向VOX新闻网指出,中国没有隐瞒数据,世卫组织专家组在华期间展开的多项考察都可以证明中国的病例数量确实在下降。

另一位曾与虐猫者交流过的网友陈林(化名)告诉澎湃新闻,她总结出虐猫者虐待并贩卖视频的原因:“一是因为穷;二是现实得不到认同感,寄托于欺凌弱小获得存在感;三是内心深处的阴暗。”陈林说,她感觉虐猫和贩卖相关视频的人道德意识都比较薄弱。

群聊中的猫源自哪里?王泡芙说,主要有两种渠道。一是抓流浪猫,二是领养。流浪猫可能是从附近社区被找到的,领养则有可能是来源于动物救助站和网上。她介绍,类似“咸鱼”等二手交易网站会有领养猫咪帖,要求迅速邮寄,这种贴子有可能就是虐猫者发布的。

广东省某中学高二语文教师则表示,上网课有种“对着空气说话”的感觉,不知道学生究竟听进去了多少。“(就看到)刷鲜花礼物啥的。热闹之下,很难感知学生对文章的深入体悟。”

艾尔沃德向《纽约时报》表示:“我知道有人怀疑,但在我们去过的每家检测诊所,人们都会说,‘现在和三周前不一样了’。”他表示,中国疫情峰值时,每天有4.6万人要求做检测,而当世卫组织访华专家组离开时,这个数字已经变成每天1.3万人,而且医院已经有空闲的病床了。

“教育平台确实有成熟的课程资源,但往往针对性不强。”袁迁也为记者比较了不同平台的优劣势。比如微信、QQ这类软件,几乎人人都有,上手容易,但它本身不是专为上课开发,有些功能不是很完备;但专业教育类平台,又相对小众,需要家长额外下载安装调试。“我们将网络资源提供给各个班主任和各科教师,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教育需要和管理需要选择。”

4月22日,该群聊被封,小陈也与虐猫者失去联络。

蛤蚧,学名大壁虎,又称仙蟾,是一类中小型蜥蜴,主要分布于亚洲东南部和南部,中国1988年将其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目前该物种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物种。近年来,蜥蜴、蟒蛇、乌龟等野生动物及其产品,因其所谓的“食用”及“药用”价值而受不法食客追捧。在市场需求及高额利润驱使下,偷猎、贩卖、走私野生动物等违法犯罪行为屡打不绝。

这也就意味着,有数十万教师变身“主播”。有条件的,在空荡荡的教室开课;没条件的,自制各种直播设备充当手机支架,比如电线衣架、挂历、自拍杆、电扇底座……

3月9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护士曾娅站在江汉方舱医院治愈患者出口处挥舞国旗,庆祝该方舱医院休舱。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据了解,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各地海关迅速组织开展“护卫”专项行动,严厉打击野生动物及其制品走私,全力支持抗击疫情斗争,切实维护国门生态安全和民众身心健康,斩断野生动物及其制品走私链条。(完)

陈林告诉澎湃新闻,正因为虐猫不犯法,所以目前只能通过道德舆论施压虐猫者,他们会“对有人设负担的群体着重施压”。

“感觉恶心、变态。”王泡芙说,她通过微博私信购买了虐猫视频,并进入虐猫群。她称,群聊内大约有300名成员,群聊为躲避审查先后转移了几次“阵地”,改名为“动物保护者”、“爱猫协会”、“高考冲刺”等类似名称。群聊内有人不定期直播或发布录制好的虐猫视频。

熊丙奇说,少数有条件的学校,可以打造自己的校本在线课程系统,但对于大多数学校来说,用好国家云课堂和各地教育部门、在线教育机构开放的在线课程资源就可以了。“学校要做的是整合这些资源,结合学校、学生的实际情况,制订本校的在线课程课表,发送给学生,由学生自主学习。要求每个教师都录课或直播,既无法保障在线课程的质量,也折腾教师。”他认为,除了初三、高三毕业年级外,各地教育部门、学校没有必要那么着急地组织学生进行在线教学。即便延期开学,也可以把更多时间交给学生,由学生自主安排。

“我要求班主任告诉家长,尽量做到人盯人。”袁迁说。老师们也知道,学生在屏幕背后学习,未必能够全心投入。他们希望学生尽量在家长视线范围内学习。

王泡芙、陈林以及多位反虐猫的志愿者,都提到了动物保护立法的相关问题。

“除了社会人、虐猫群中还有不少学生和未成年人。”王泡芙说。

4月26日,一位曾在虐猫群内“卧底”的志愿者王泡芙告诉澎湃新闻,范源庆虐猫事件后,她进入虐猫群聊潜伏。

“刚开始我挺害怕的,不敢看那些虐猫视频。”王泡芙说,为了进群买的视频也被她马上删除了。再后来她忍不下去选择了退群,她说,她受不了在虐猫群里还要附和那些虐猫人的言论。

古普塔教授强调,当前除中国以外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了疫情集中出现的情况,中国所采取的很多应对举措都非常值得学习借鉴。

他说:“我认为中国的疫情防控工作是有效和透明的。我们看到,中国政府所采取的措施在较短时间内带来了积极的成果。”

英国剑桥大学病毒学及临床微生物学教授拉温德拉·古普塔表示,“我认为中国政府和相关机构是以公开的态度,与世界其他国家共享相关新冠病毒的信息,以便全球研究人员能够共同努力遏制病毒的传播,并且有效掌握病毒在生物学方面的特征和遗传基因序列信息。这都是非常积极的贡献。”

该虐猫者称,他曾从救助站的朋友那里,拿到并虐待过长毛猫,声称“有些客户不喜欢看流浪猫,就喜欢看娇生惯养的猫,用野猫反而没有这种感觉”,“从发布定制通知到成交私人定制只用一个小时”等。

在虐猫群中潜伏了一个多月后,小陈时常想到那些(虐猫)场景,晚上会睡不着。“开始很害怕,后来很伤心。”小陈说,群主自称是14岁时开始虐猫,群聊中大部分也是像她一样的未成年人。

该虐猫者还称,现在赚不到钱了,以前日进斗金,现在每天只能进账一两百元,撑死300元。

misrlear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