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武汉汉阳国博“方舱医院”四川援湖北医疗队救治有“良方”

(抗击新冠肺炎)直击武汉汉阳国博“方舱医院”:四川援湖北医疗队救治有“良方”

中新网武汉2月23日电 (彭宇 向建衡 王路炜)“‘方舱医院’看起来更像一个社区,病人有一个大家庭的感觉。”近日,四川省第四批援助湖北医疗队暨国家(四川)紧急医学救援队队长陈康介绍武汉市汉阳国博方舱医院救治情况时如是说。

汉阳国博“方舱医院”是汉阳区第一个“方舱医院”,收治了960名新冠肺炎患者。从筹建到收治病人,四川省第四批援湖北医疗队及国家(四川)紧急医学救援队就全程介入,为当地政府提供改建方案、救治流程等医疗专业方面的建议。目前,汉阳国博“方舱医院”由四川援湖北的第四批、第六批医护人员负责医疗救治。

根据“方舱医院”的特点,国家(四川)紧急医学救援队还在每个单元选出单元长,形成患者互助模式,增强患者之间的凝聚力,让容纳近千名患者的“方舱医院”秩序井然。

3)孩子出生不到20天,他却主动申请投入抗疫一线

“队长,疫情防控任务艰巨,我申请明天回来上班。”

延伸阅读:《孩子出生不到20天,他却主动申请投入抗疫一线……》

偏见遮不住公道的阳光。中国政府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措施抗击疫情,其中很多措施都超出了国际卫生条例的要求和世卫组织的建议。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中国从一开始就及时向国际社会通报疫情信息,开展国际合作,努力阻止疫情向全球扩散。公道自在人心。目前已有16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负责人发电或发函,对中国表示慰问和支持,几十个国家政府和人民纷纷向中国伸出援手。对于这些善意与实实在在的支持,中国人民铭记在心。

在深度交融的全球化时代,疫情防控是全球性公共卫生挑战,需要国际社会携手打造铜墙铁壁。歧视与偏见犹如病毒,只会侵蚀国际社会的防控之“墙”。谁是我们的共同敌人?是新冠病毒,而不是我们的同类。在疫情防控的关键当口,我们需要的是补台而不是拆台,是理性公正而不是以邻为壑。一座城市生病了,一些人有了暂时困难,最需要的是“风月同天”,是“与子同袍”,而不是借题发挥、借机生事。病毒固然可怕,但比病毒更可怕的是孤立歧视、落井下石。

“过年别人家小孩的爸爸都回来了。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大年初二下午5点,正在西汉高速洋县出口疫情检查点执勤的李铎接到2岁小儿子的电话,眼眶湿润了。

医疗队队员小娟来自四川雅安市汉源县,是一名护士。她说:“汉源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是由湖北援建的,如今家乡发展得很好,我来武汉支援是代表家乡人民报恩。”

据了解,在医疗队员的精心呵护下,汉阳国博“方舱医院”已有几十名患者陆续出院。护士站旁的墙上,患者自发开辟了一块心愿墙。(完)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无数个像王惠、李铎、杨浪一样的抗疫“战士”,舍小家顾大家,在抗疫前线筑起了安全“长城”和“铜墙铁壁”。

偏见体现在,少数人借题发挥,歪曲抹黑,把中国防控措施“政治化”。少数国家过度反应,一听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便立即对华竖起“隔离墙”,其过度措施远远超出世卫组织建议;少数人攻击中国防控疫情的举国体制,对离城通道关闭、封闭管理村镇社区等说三道四,甚至上纲到诋毁中国社会治理体系的有效性;少数西方媒体更是见不得有人为中国说公道话,甚至在记者会上对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一再刁难。

历史殷鉴不远。二战的苦难历史昭告世人,种族主义给人类造成的苦难永远不能忘。二战结束以来,国际社会已经形成反对种族主义的共识。种族歧视这根国际伦理“红线”不能践越,否则便是历史的倒退、文明的倒退。也正因如此,面对种种歧视与辱华行径,一些媒体和有良知的人们看不下去。半岛电视台评论说,随疫情而来的种族主义比疫情本身更危险。美国《华尔街日报》数十名工作人员日前签署联名信,要求该报就《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一文所引发的强烈负面影响正式道歉。

李铎是江南中队中队长,中队负责的检查点是洋县重要的交通枢纽,仅大年初二就有4000多辆来往车辆。“要扎紧这个‘铁闸栏’,严防疫情向洋县扩散,不获全胜,决不收兵!”李铎立下了军令状。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正在吃年夜饭的时候,王惠突然接到医院上班的通知,一切计划全部泡汤。

王惠和雍波都是洋县龙亭镇杜村人,王惠在西京医院消化科当护士,雍波在西安创业,父母在西安帮她们照顾不到2岁的双胞胎儿子。腊月二十九,雍波一家回到洋县老家过年,同时走访多年未见的亲戚朋友,正月初八给孩子过生日。

“请队长放心,没有大家哪有小家,我妻子和父母都很支持我的决定。”大年三十,洋县金水中队辅警杨浪听说队友在西汉高速金水出口疫情检查点执勤,考虑到中队警力有限,他主动申请大年初一归队投入抗疫一线。

1)“女儿,家里有我们照顾,医院需要你”

图为汉阳国博“方舱医院”心愿墙。四川援湖北医疗队供图

这段时间逐渐复工,用户平均单次骑行时长和距离均有较大提升,运维人员的消毒压力也不小。当然,疫情期间不允许随意涨价。

“儿子,等爸爸打完病毒小怪兽就回来陪你玩,在家听爷爷奶奶话,爸爸爱你。”2月12日,李铎抽空和儿子通了一会电话。挂掉电话后,他翻开检查点的记录本,上面写着:“截止2月12早上8点,共排查车辆21329辆,体温检测28408人,未发现疑似人员。”

在此,特向广大网友诚恳道歉,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舆论宣传无小事,我们将深刻吸取教训,以更加谨慎仔细的工作态度投入到目前的“战疫”宣传工作中去,坚决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

“女儿,家里有我和你爸还有雍波,医院需要你,你赶紧回,路上小心点。”婆婆的一番话成为王惠强大的精神支柱。

李铎老家在勉县,妻子在勉县陕钢集团上班,7岁的大儿子和2岁的小儿子都留在勉县让父母照顾,母亲有糖尿病,父亲心脏也不好。今年,李铎本打算回勉县和家人团团圆圆过个年,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的美好愿望。

2)“儿子,等爸爸打完病毒小怪兽就回来陪你玩”

“老公,你开车送我回西安吧,早上8点我要准时上班。”大年初一凌晨3点,王惠将双胞胎儿子哄睡后,让丈夫雍波开车将她从洋县送回西京医院。

“你的孩子出生还不到20天,家里的事你能安排好吗?”

夫妻两行车3个多小时,行程230多公里,平时繁忙的西汉高速,竟然没有碰到一辆车。大年初一早上6点30,雍波将妻子安全送到西京医院门口。“你好好上班,保护好自己,我赶紧回呀,不然孩子看不到我们会哭。”话音未落,雍波掉转车头就往回赶。10点左右,雍波安全到家,刚起床不久的两个孩子稚气地问:“妈妈干嘛去了?”雍波哄着说:“妈妈上班班了,回来给你们买糖糖。”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疫情当前,病毒肆虐,中国人民正在全力以赴,国际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理性与合作,更呼唤良知与温暖。奉劝少数人早日摘掉有色眼镜,尽快抛弃歧视与偏见,不要沦为新冠病毒的帮凶。

陈康说:“我们充分利用现有条件,鼓励病友之间互相帮助,来带动我们整个体系的良性循环,形成困难状态下大家团结一致战胜疫情的生活模式,这也是中华民族一直以来的文化传统。”

每天面对近千名患者,医护人员的工作量非常大。据悉,“方舱医院”里的患者都是轻症,主要接受药物治疗,医护人员随时对他们进行身体监测,一旦出现症状加重,会被立即转出“方舱”,到定点收治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

歧视体现在,少数人将“中国”“中国人”“华侨华人”与“病毒”简单粗暴地画上等号,一些戴口罩的亚裔人士在海外街头遭到辱骂和殴打,西方个别媒体别有用心地使用“武汉病毒”“中国病毒”之类字眼……这种无良知、非理性观念的做法,是重走种族主义的老路,是21世纪人类文明的耻辱。

misrlearn.com